首页 >> 爨文化 >>文化爨乡(陆良) >>【太样坤爨网专栏】 >> 【陆良历史】银杏梦里报恩寺 图文/太祥坤
详细内容

【陆良历史】银杏梦里报恩寺 图文/太祥坤

时间:2018-08-14     作者:太祥坤【转载】   来自:曲靖M--中国爨网   阅读

ysyd.gif


5661761cw.gif


wh17.jpg


1552868989705423.gif


1547226213435298.gif

广告代理: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电话:13887466711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陆良县2019年“爨乡杯”职工篮球运动会南润枫景赛场广告

2.jpg


cctlgg.jpg

直到见到报恩寺的古银杏树,我想了好久才定下这个题目。

      老州城,今板桥镇境内旧州村。旧州古称喜龙村,因元明清初做过陆凉州的州城,清康熙八年裁卫归州后州城搬迁,后村名改为旧州。


      我以旧州的报恩寺来说一点关于陆良历史上的话题。

      老州城原有土城墙,经过一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坍塌,加之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垦,导致城埂人为耕种破坏,已经废弃。现在来看旧州城,旧时城池的格局还存,传统的土木结构瓦屋还有些。村组划为东门村、北门村等名称。说起老州城,85岁的李家云老人告诉我说,旧州城东、南、北无城门,只有西门有城门。老人还告诉我,北门外有三元宫,毁掉了。老州城慢慢的变了没有了城的踪迹,唯有在老人的印象中,多少还保留着一些梦境般模模糊糊的记忆。老人说道动情处,眼睛眯着,边说边想。老人还说起一件事,他在寺里读过书,抗日战争时期旧州小学师生开展过抗日救亡宣传,没有亲历者的口述,和历史较真似乎无甚意义。

      毁去的还有报恩寺,在寺的旧址建盖了旧州小学。

      旧州报恩寺,始建于何年无考。据乾隆《陆凉州志》记载:“报恩寺,在旧州城内。”又据《报恩寺常住碑记》载:“陆凉州治梵刹开自唐宋,鼎盛元明。制立龙碑,以为虎拜之所,故颜额山门曰报恩......万历三十二年,李存孝捐银三十两......”从碑文来看,报恩寺明代万历年间重修。

      今天的旧州小学大门,是原报恩寺的山门。从向址来看,报恩寺坐北朝南。保存下来的山门,土木结构,三开间,单檐硬山顶。设有斗拱为明代风格,一斗为底,中为栱,栱上置三个升的斗栱组合,这种营造法式样称“一斗三升”。山门台阶下有一对汉白石刻的门鼓。毁坏一只,一只还在,一边刻着孤马昂首踏浪奔腾;一边刻着绶带暗八仙纹。被毁坏的一只,后来一个不知名的老师告诉我,学校收存着。


      我很期望看到古寺有关的遗物。好几次在校门前的台阶上候着终未结果。这天机会好,虽是学校暑假,但有老师在开会,校门开着,推开虚掩的门,开门入园

      校园里有古井一口,古碑一通,古白果树(银杏)一棵。为了校园小学生的安全起见,古井上设置铁盖,两把大锁扣锁起来,锁住从前的幻影。


      古碑一通,青黑色砂石石质,洪化年所立的《报恩寺常住碑记》,这是修建报恩寺唯一的正史记载。如今,一切风情,苍烟落照,断碣残碑。“洪化烟雨”的点滴记载。

      一树擎天的白果树,古枝虬然,龙鳞铠甲,四周新发小苗小枝郁郁苍苍,如盖之冠;树围大得要两个成年男子张开手臂才能基本合围,树杆上长着青苔和野草。古树在午后的烈日下安静、从容,树上的天空,有一缕一缕阳光穿过,说不清几多人看过了叶青叶黄叶落。此树不简单,聆听过寺院的暮鼓晨钟、梵音经文;也聆听过校园的铃声、读书声、嬉闹声;也看惯了春花秋月,看惯了人间烟火。它沧桑身历五朝,寿逾五六百多年,与世无争,世事阅尽,依旧生机勃勃,犹如寡言少语的哲人,不老的秘密何人能解?古银杏树叶一年一年的飘零谢幕,一年一年的迎来春天,历史远行,生命远行......


      几回回走访旧州村土生土长的村老,多少知道一点关于报恩寺的事宜。昔日报恩寺有天王殿、大悲殿、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塑着三世佛。一个82岁的老大妈告诉我,小时候看到海潮里站着的夜叉很吓人,海潮望着望着就要冲下来,那时的小娃娃们不敢看。


      传闻中的“高松扫地”一景即此处。说的是报恩寺天王殿院里有古松一棵,每当风过,枝叶把地下打扫的干干净净。我走访过得村老,他们都是耄耋老者,实际上都没见过,只是打小就听过有这回事。从这些琐碎的传说故事中或许能得到不少启示。


      报恩寺来源民间传说是这样解释的:土官龙海的奶娘是赵家冲人,后龙家一族经营日久,势力强大,为了报答奶娘恩情,选择此地建报恩寺,即所说的“二十四孝保紫微”,设计建造报恩寺的工匠大师傅用黄萝卜雕刻营造模型,建造起来横纵都是二十四间,二十四孝,二十四间房是有缘由的。这一说也许受到本土神话小说《龙迹紫溪传》的影响而来。在此我纠正一下,历史上的龙海、阿资是父子关系,小说写成表弟兄关系。把所谓的小说当“正史”来看,不一定可信;也许是写小说的汪延柏为了某种需要会特意隐瞒掉什么?当然,只是一个猜测。


      历史上,明初阿资三叛三降。

      乾隆《陆凉州志》关于土司是这样记录的:“按通志,陆凉州土司阿资明初内附,授知州,沿及资槽,以军功升府同,万历中夷妇昂氏传其姪资世守,后以罪戍边,土官久革除。”

      古人把与中央朝廷分立的反叛列为“寇盗”,乾隆《陆凉州志》又说:“二十八年,越州土酋阿资叛,凉地极震惊,沐春驻凉率兵剿平。三十一年沐春诣凉开建卫治,墾辟屯田。”方志上也记载监察州县之权的地方长官的监司“王国臣,南城人,万历十九年始设驻镇”。这可以说明在明待万历十九年(1591年),陆凉州“改土归流”,由朝廷委任地方官员。

      清代陆凉州出现土官,是这么一回事。

      《报恩寺常住碑记》落款时间为“洪化元年岁次己未八月”,即清代康熙十八年(1679)。洪化(1679年至1681年)为三藩之乱吴三桂叛清的年号,实际上是吴周吴世璠的年号。吴世璠系吴三桂之孙、吴应熊的嫡长子。碑记中“本州正堂龙章,吏目苗廷秀,学政朱贵,土官资谟”等官员,这是吴三桂起兵反清前夕,“洪化朝廷”封官许愿,拉拢人心委任的官员。

      清代多尔衮成全了吴三桂。吴三桂铠甲马上,征战半生,终究受封藩王,把云南经营成自己的王国。有史料为证,乾隆《陆凉州志》卷二沿革中有段话这样说的:“......至顺治十五年,始命将平西信郡二王开辟云南陆凉,仍为卫,一守备一千总任事。至康熙八年裁卫归州,辖于曲靖,其粮归平西王委官收放,至康熙二十年诸务悉归于州。”


      我又查阅乾隆《陆凉州志》知州年表,来看陆凉州康熙十八年至二十年的州官。江维祥,正白旗人,监生,康熙十一年任;翁周鼎,福建闽县人,举人,康熙二十一年任。这可以说明一点,陆凉州长达十年之间的地方官也许是吴三桂委任的,“伪官”忌讳上志的缘由。《报恩寺常住碑记》中记载的“土官资谟”等官员名录,告诉今天的我们,“土官资谟”,举人、贡生名录是吴周洪化小朝廷委任官员的定论。哎,对于吴三桂的资料,方志上三言两语带过。

      历史在不断变迁,在岁月流逝中,报恩寺的碑刻记录与本土民间龙土官家的传说存在矛盾,信谁?信碑刻所说?信传说所讲?辩证地看,民间传说虽不可全信,但传说有些来头,《报恩寺常住碑记》有补正史之缺。报恩寺遗址与文物不是战争破坏的,完全是人为损毁,一切与过去不同。清韵古井、奇伟古树、残痕古碑,立于天地之间,见证了历史,它们集在一起,叠成一个活着的历史剪影。我想,历史尘埃的真实内容,在水中一晃而过,细节浑浊,如同那眼古井,打上来的水只是历史的幻影,看不到从前那张沧桑的脸。

      丁酉后六月初八再访报恩寺,归时黄昏覆盖。 云朵被风卷走,没有留下一丝色彩,报恩寺是一个夹缠不清的历史见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