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爨文化 >>文化 >> 大爨之路
详细内容

大爨之路

时间:2020-06-11     【转载】   来自:曲靖珠江网站--中国爨网   阅读

20200518.gif


陆良久盛实木地板精英招募


cwdh.gif


mtin1000900515.jpg

223.jpg

媒体整合:云南三红水西科技有限公司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大爨之源在《爨龙颜碑》。或者说,《爨龙颜碑》即大爨体书法的文物实证。
    《爨龙颜碑》现藏于云南省陆良县彩色沙林西面约二三公里的薛官堡斗阁寺大殿内。碑体呈长方形,额半圆形,高3.38米,上宽1.35米,下宽1.46米,厚0.25米。与曲靖一中校内的《爨宝子碑》相比,《爨龙颜碑》形制高大,高出1.55米,平均宽超出0.715米,厚则超出0.04米。且碑额有青龙、白虎、朱雀浮雕;下部正中有穿(洞),左右是日、月浮雕,日中有竣鸟,月中有蟾蜍。碑阳正书24行904字;碑阴是题名,分上、中、下三段,共313字。因此,《爨宝子碑》俗称“小爨碑”,《爨龙颜碑》又叫“大爨碑”。 1961年3月4日国务院将其公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保护文物。
    《爨龙颜碑》立于南朝刘宋二年(458),全称为“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邓都县侯爨使君之碑”,系爨龙颜死后12年所立,比“小爨”晚53年,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
    《爨龙颜碑》的碑文为爨道庆所作,字里行间追述了爨氏家族的渊源及其祖孙三代的仕历,自豪地回顾了爨氏的强盛和昔日的繁荣,折射出当时滇东爨地与中央政府的隶属关系,反映了南北朝时期云南边疆各族人民的团结与融合,为史家研究统治南中数百年的爨氏大姓及云南民族历史提供了有力支撑。故此碑在元人李京的《云南志略》中就有著录,明万历年间的《云南通志》中也有记载。清道光七年,云贵总督、金石学家阮元在陆良贞元堡即现在的薛官堡访得此碑,令知州张浩建亭保护,并写了跋语,《爨龙颜碑》从此闻名于世,尊为南碑之冠,并与《爨宝子碑》并称“二爨”,曲靖又称“爨乡”,“爨文化”也找到了它汲取营养的“根”并获得了强劲的生长后劲。
    大爨碑书法以楷书为根基、篆隶为根源、行草为气脉、汉爨交融为神韵,艺术特点十分鲜明,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独特地位,“实为刘宋时代之集大成者,故而难矣”。清康有为谓之“神品第一”,赞其“雄强茂美之宗”;阮元称之“文体书法皆汉晋正转,求之北地亦不可多得”;桂馥跋“正书兼用隶法,饶有朴拙之趣”;阮福跋 “字体方正,在隶楷之间,毕肖北魏各碑北派书法”。大爨字体传承者、发布人邵建国也认为,《爨龙颜碑》是刘宋时期我国唯一的大墓碑,大爨书法喜者不多,浅尝者亦鲜,而用毕生精力研习者少之又少,所以继承发扬迫在眉捷。
    邵建国一生都在与大爨较劲。1968年3月,邵建国出生在师宗县龙庆彝族壮族乡山黑村委会一个叫木衣的村子。故乡的山水赋予了这个农家子弟勤奋、坚韧和天性不羁的个性,所以尽管他学书较晚,但天道酬勤,加上有悟性,进步很快。读书期间,他参加学校的书法兴趣小组仅半年,就在全校书画比赛中获得一等奖,随后又入选市级展赛。走上书法之路的邵建国,当时的学习条件并不好,可他宁可忍饥挨饿,也不放弃对书法艺术的虔诚追求。最困难的时候,当属1987年初,他硬是一天少吃一餐饭,用两个月的时间省钱买了一套《中国书法大辞典》,下定决心学习书法。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与爨体结下了终身的情缘。那是1988年的一天,邵建国有幸拜识了当代“爨体书法第一人”陈正义先生,在陈老师的建议下,他专攻“大爨”,从而奠定了他未来的学习方向。为拓宽视野,邵建国订杂志、阅报纸、收集信息、向全国书店寻找与大爨有关的不同版本字帖以及各个时期专家解读大爨的文字资料。这时期,邵建国临习柳公权的《玄秘塔》,后又被颜真卿刚正不阿的气节和大气磅礴的书风所折服,遂对《麻姑仙坛记》进行过大量临摹,并从书法史入手,探求其用笔、用墨、结字之特点,写出了《学习颜真卿<麻姑仙坛记>的几点体会》的论文,不仅总结了自己的心得,打下了理论和实践的基础,还给临习者提供了借鉴。二十多年来,邵建国通过大量临写宋代以前的篆、隶、楷、行、草名碑名帖,用心揣摩《爨龙颜碑》原碑名拓,初步对“大爨”的来龙去脉有了自己的理解和看法。他认为,爨之根源在篆隶,爨之根基在楷书,爨之神韵在滇东文人固有的野逸古雅之气。其非隶非楷,又隶又楷或行。所以,“爨”并不适合所有人,特别是对于没有书法基础的人来说,学爨既有难度也有不妥帖。
    练书法是一个漫长而寂寞的过程。邵建国几十年如一日,太多薪水都付与笔墨纸砚,太多时间都付与书法艺术。多少个通宵达旦,多少次废纸三千,个中滋味,酸甜苦辣,如鱼在水,冷暖自知。他刻苦研习,用心揣摩,既因循章法,又大胆突破,不断创新。他在研究中发现,近现代大多数“爨体”书家,缺少灵气,究其原因,主要是盲目追求形而上的字大、粗犷、豪放,从而造成“大爨”拙朴、古雅、野逸之气丧失。为此,他将“大爨”由大缩小,并逐一而试,又以《嵩岳灵庙碑》《谷朗碑》《孟孝琚碑》相结合临写,逐步融会贯通,遂成今日之“形意大爨”(爨龙颜碑变体书法)。正如邵建国的书友、云南印社常务副社长潘应照先生所说:“以小字作大篇幅的创作,将大爨雄强茂美的气度、庄严肃穆的气象、清明刚正的精神化解为‘远观如星散天,如棋布阵,如士林立,疏密有致,不乱全局;细看字字珠玑,入笔有法,出帖生趣’的风貌”。对此,邵建国的老师、著名书法家陈正义先生称之为“高古、温厚、端庄且灵动,隶篆爨行,开合无痕,完全体现了爨体流派的精神”,并赞扬他是“当代爨体书法创作之翘楚”
    书法是一件修心养性的事。在练书法的漫长日子里,邵建国也获得了“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的处世修为,从而为他日后书法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心理素质和文化底蕴。他为人坚毅、自信、爽朗、质朴,在研习书法的过程中,一直心平气和地寻找差距,正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并通过学习,以人之长,补己之短。他一直与诗书为伴,在研习书法的同时,大量阅读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在诗词方面下过不少功夫,所撰诗词对联,或吟诵山川磅礴恢弘之气,或感叹花木岁月之变换,或记游历之兴,或叙推杯换盏之豪情,或载友情宾朋之诚意,既有人文情怀,又与大爨书法珠联璧合。二十多年来,他创作出大爨书法精品50余件,作品数百件。有评论赞曰:下笔呈一泻千里之豪情,无造作矫情之嫌,其书中蕴诗情、落墨意在笔之先,从而形成了诗书相映、相辅相成、别具风貌的特色。
    为推动当地书法艺术的繁荣和“爨体书法”的传承与发展,邵建国于2012年创办了爨体流派书画院,2014年开始研发大爨字库,同年被曲靖师范学院美术院聘为书法导师。2015年,他在昆明成功举办个人书法展,今日头条、云南电视台、六艺名家空间、中原书法网、京江日报、书法导报等多家媒体相继宣传报导,同年被中原书法网定为“中原书法网精英团成员”,被曲靖师范学院二爨书法研究所聘为特聘研究员。2016年,邵建国当选为云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
    面对纷沓而至的名利,邵建国依然心静如水,尤其对书法创作一如既往地严谨慎独。遇重大创作事项,他苛求自己至少一周内养精蓄锐,酝酿状态。在他眼里,艺术是有生命力、感染力、影响力的。他经常说,面对作品多问自己行不行,少怪别人不长眼!有这样一种心境,我们相信邵建国先生在今后的书艺征程中,凭着自己的勤奋和悟性,必将一步一个脚印向着书法艺术的殿堂迈进,也必将为大爨书法的发扬光大做出更大的贡献!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