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校园的夏夜

时间:2020-12-12     作者:谢贵冲【转载】   来自:中国爨(cuàn)网   阅读

20142346yy5k.jpg


cuanwang.gif


cwlq.gif


尚品.gif


768260.gif


cww1128.gif


mtin1000900515.jpg


媒体整合:云南三红水西科技有限公司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xgc1.jpg

作者简介

     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生于1975年农历6月,1998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教于云南省陆良县活水乡鲁依小学。耽于沉默,搁于文字。喜阅读,读过许多文字,偏重于教育文学阅读,爱:“涂鸦”,写过许多文字,热衷于教育文学“涂鸦”,曾在《云南教育》、《曲靖日报》、《珠江源》等报、杂志上发表文字作品50多篇,(首),1O万余字。

校园的夏夜

空气静止了,停止了四处游动,停止了空中漫步。风儿安恬地住进小巢,蜷起了细长的触丝,不想再触动任何欲望。零落的几颗星,极像人间的几粒萤火虫,投下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微光;透过教室窗玻璃的几十粒灯光,则更像是萤火虫们的女儿,稍不如意就要闭上了眼睛。

xx1.jpg

被围墙和暮色圈起的校园,比“坐井观天”的那口井也大不了多少,有时做一回井底之蛙,看看天空,看看那仅有的几颗星都被圈在井中,心中似乎有种自然而然的满足,这种感觉,也并非是停在井沿上的鸟儿,飞翔在天空的翅膀能感受得到的。鸟儿们的嘲笑,文明人们的嘲讽,正把他们自己投进自设的牢笼,却与蛙们毫无关联。

光儿制作的透明,点点滴滴,让校园的通个角落,都氤氲着微甜的气息。围墙边高大的柏树,水池旁膨胀着绿意的柳树,那些高大得不可一世的老槐树们,那些散布于校园各处的参差不一的花木们,都无一例外地匍匐下身影,又矮又胖,与它们的肉身有了很大的区别。再高大的身体也会有卑微的背影,草木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树欲静而风不止”“树欲动而风已止”,如同人一样,树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比如此时,只能呆呆地站着,睁大空洞的双眼,望着垂如帘幕的天空,充满落寞;如同人一样,围墙们也有囊中羞涩的时候,比如此时,只能呆呆地立着,期盼着光和声的施舍,它给校园的奉献,拘谨而有限。

四周围的山,浑然一体,因为黑暗,影影绰绰,成为了校园不加修饰的背景,俨然一幅墨色极重的水墨画,那水,不是水银,是银河吞吐的淡淡的白,卷起了阵阵白色的莲花;那墨,不是书圣们刻意的黑,是黑暗挤出的沉默,夜的精魂。

被山紧紧围住的学校,成了稍大一点的井,端坐在大地坚固的座椅上,又像幼雏沉睡于温暖舒适的巢,安恬而祥和。

远远近近的虫鸣,那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围墙外的庄稼地里,在围墙里的菜地里,在或稀或疏的草木间,躲在无人知晓的秘地,高高低低地应和着。它们约好了似的,拉琴的拉琴,敲鼓的敲鼓,鼓瑟的鼓瑟,吹笛的吹笛,琴瑟相和,高山流水,忙得不亦乐乎,大地是它们的宽广的舞台。它们不必故作高雅,像俞伯牙钟子期们渴求知音,郁郁难终,懂与不懂,自得其乐。它们隐起身子,纯以乐音取胜,与人间的以貌取人、衣冠度人的俗套相比,自然多了几分优雅,几分真实。想象着它们振动翅膀,扯着嗓门,专心致志的样子,真有几分唯“虫”独尊的架势。在虫儿们的世界里,它们是当然的主人翁。

下自习的铃声响了,铃声像挥洒喧嚣的魔法水一样,校园里沸腾了,村子里的狗狂吠了。远远近近的虫儿们的演奏会,戛然而止。那些比它们大得多的响动吓坏了它们,虫儿们胆战心惊,约好了,一起静默了。

暂时的喧嚣,让校园起了风,星星眨眨眼睛,有的熄了,有的更亮了。教学楼的灯光也眨眨眼,睡了,灯光们的阵地,灯光们的精神,转移到了宿舍楼,重新亮起来了。孩子们沿着石子铺就的小路,离家近的,回家了;离家远的,回到了宿舍;一天的学习,暂时画上了休止符;一天的成长,还在继续。

树儿们终于听到了一点风声,伸了伸懒腰,把手张了张,好像要拥抱什么似的。草儿们终于听到了一点风声,摆了摆手,它们依然懒得挪动一下脚步。场地中央的两株紫薇花,开得正盛,在如斯的夜色中,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红,像唇红一样,擦亮了校园漆黑的伤口。暂时的喧嚣消失,风停了,狗吠声停了。不知什么时候,月亮悄悄地爬上了天空,把它温柔的白银抛洒在大地上,仅剩的几颗星瞬间害了羞,避开了嫦娥仙子明眸善睐的双目,扯一块黑盖头,却去做人类不屑去做的梦。

夜又黑了,天地便归了静寂。远远近近的虫鸣,又响起来了,似乎更嘹亮了许多。

在这个山区的寄宿制学校里,孩子们睡了,老师们匆匆的脚步声也归了静寂,值班室的灯光,像极了瞌睡人的眼,努力地睁着,睁着……像极了天空指路的星辰,努力地亮着,亮着……

喧嚣会再次降临。醒来的早晨,打开窗子,清新的空气会扑面而来,阳光会照进来 。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花香会如约而至,鸟鸣也会应邀而至。 



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1998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教于云南省陆良县活水乡鲁依小学,“朱华忠教育叙事工作室”骨干成员,曾在《云南教育》《珠江源》《曲靖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过文字作品50余件,十万余字;2019年出版教育随笔《心海撷澜》,收录教育随笔50余篇,计十七万余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