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爨文化 >>文化爨乡(陆良) >>【谢贵冲爨网专栏】 >> 《云南教育》:爱如溪流(谢贵冲)
详细内容

《云南教育》:爱如溪流(谢贵冲)

时间:2021-01-12     【转载】   来自:云南教育--中国爨(cuàn)网   阅读

20142346yy5k.jpg


cuanwang.gif


cwlq.gif


尚品.gif


768260.gif


cww1128.gif


mtin1000900515.jpg


媒体整合:云南三红水西科技有限公司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xgc1.jpg


作者简介

     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生于1975年农历6月,1998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教于云南省陆良县活水乡鲁依小学。耽于沉默,搁于文字。喜阅读,读过许多文字,偏重于教育文学阅读,爱:“涂鸦”,写过许多文字,热衷于教育文学“涂鸦”,曾在《云南教育》、《曲靖日报》、《珠江源》等报、杂志上发表文字作品50多篇,(首),1O万余字。 


“坐惯了山坡不嫌陡。惯”会产生眷恋、执著和情深。

“没有吃不掉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苦”会锤炼一个人的意志、耐力和品格。有了爱,便有了一切。”“爱”会融化心灵的坚冰、恶念和彷徨。

父母和先贤的叮咛言犹在耳。我总是固执地相信,他们所言都是真理。作为人民教师,我把它们视作座右铭,恭谨地安放于时刻能够触摸到的所在。

212S.jpg

记得当初,从学校毕业,我被分配到陆良县活水乡新台子小学工作,从故乡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去到了另一个更加偏僻的小山村。临行之际,面对委屈、孤独、失落、无助的我,母亲说:“孩子,坐惯的山坡不嫌陡,慢慢就会习惯的。”父亲说:“孩子,没有吃不掉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慢慢就会好的。”他们的脸上,刻满风霜雨雪雕刻的沧桑;他们的双眼,充满酸甜苦辣描绘的期待。背上行囊,即刻出发,彼情彼景,历历在目:当获知被分配到活水乡工作时,在一个同学地陪伴下,我们徒步跋涉六十余公里赶到活水;当又获知被安排到新台子小学时,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那里。彼时已近暮霭,看看冷冷清清、满目疮痍的校园,回顾历尽艰辛的行程,想想即将与这片土地结缘,内心涌起五味杂陈的波澜。当晚,校长胡老师安排我们住下,一宿无眠。第二天早晨,当我看到孩子们那一双双澄澈无邪的眼睛和流露出的渴盼希冀的眼神,当我看到他们朴素的衣着,简陋的“装备”,我的心因“温热”而冰雪融化,我的双目因“阳光”而被照亮。冰心老人的至理名言“有了爱,便有了一切。”,像温暖的目光,一瞬间包裹了我的心,在寂寞的耳畔久久回旋。其实,越是渴求爱的荒野,才越能体会到爱的真谛。正如一望无垠的大戈壁,偶尔的一小片绿洲,何其焕然,偶然的一小潭积水,皆是行走者的福音。与城镇、坝区、大都市的孩子们相比,这里的孩子们更加需要温情的凝视,更加需要知识的灌溉,更加需要点亮理想灯塔的明灯,更加需要铸造飞翔蹁跹的翅翼。与城镇、坝区、大都市的孩子们相比,这里的孩子们更加朴实,长着水晶青草般的玲珑,时刻都会诠释着真爱的真趣。“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那一刻,我庄重的承诺也油然而生:我愿在这里生根,愿一生与这里的孩子相伴。

而这,一晃就是十多年,其间,也曾辗转数所学校,但从未离开过活水这片土地。其间,有酸涩,有苦痛,有挫折,有迷惘,有孤独,有无奈,有动摇,也有惊喜,也有成功,也有快乐。我一直在用勤奋的工作、持久的爱心、不断地进取践行着一个卑微的人民教师的真正良知,践行着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无数次的家访,在这片土地上,我留下了无数个深深浅浅的脚印;无数次地走进教室,在这方窄窄的讲台上,我书写着无数个浓浓淡淡的字痕;无数次地走进学生宿舍,在这片窄窄的空间里,嘘寒问暖,我让自己的心与他们的心贴得很近很近;无数次地投身孩子群中,在这一颗颗清纯的心灵丛林,感受着来自阳光的温暖、月光的明澈、星光的清幽、大山的洁净。

212S1.jpg

这一切,也许只有风知晓,只有云知晓,只有过路的鸟儿知晓。但有人一定知晓,那就是与我朝夕与共、相濡以沫的孩子们。

二00七年六月,正值我任教的六年级班毕业之际,我却由于腰疼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我的心绪却难宁。苦捱过两天后,我坚持回到了学校。坐在办公桌前,批改完作业,忍着剧痛,扶着桌沿艰难地站起;站在讲桌前,行走在讲台上,站在学生课桌旁,行走在学生中间,一次次艰难地弯下腰,一次次艰难地直起腰;为送生病的学生回家,跨上摩托,艰难地爬行在崎岖的山路上;夜晚,手捂着疼痛的部位,摒弃内心的疲惫,沉沉地睡去,醒来又是一个忙碌的晨曦。然而,我绝无后悔,生命选择了三尺讲台,就是选择了付出,就是选择了做学生的“孺子牛”;生命选择了山村的孩子,就是选择了平凡,就是选择了与最真挚的心灵对话。或者,也正是因为选择了三尺讲台,生命也才因此而增色添彩。

而今,眼看着很多的同事离开了这里,走到了繁华、昌盛的地方;而今,眼看着昔日的同学走进了城市,走进了更为广阔的天地;而我,依然固守着这份心灵的狭隘,固守着那份埋在心灵深处的承诺。回顾十余年的工作与心灵历程,我无愧于我的内心独白,无愧于来自四围的信任,更无愧于我的桃李们。

贫穷,并非意味着必须低贱;高尚,也并非意味着必须献身。贫苦和穷困,有时未必不会演绎为自立自强自信的动力。做一件事,平凡用心一辈子,更为不易,也许也会不凡。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生长在农村,工作在农村。我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农村的孩子们,奉献在农村的这一片土地上,一生无悔,不管我今后的岁月如何凋零,不管人生的嘴巴如何刻薄。

我只坚信,“有了爱,便有了一切。”爱是一条条淙淙流淌的小溪流,穿过丛林,穿过乱石,穿过时间,穿过人丛,穿过心灵干涸的荒漠,小溪流们唱过歌、舞过蹈的地方,温润如玉、芬芳如醇。

(载《云南教育.小学教师》2015年第5期)

zp1.jpg

作者简介: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小学教师,在《云南教育》《珠江源》《曲靖日报》、云南网、学习强国、曲靖M等媒体上发表过文字作品,著有教育随笔集《心海撷澜》。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