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云南教育:残损的奖品

时间:2021-02-13 00:40:10     作者:谢贵冲【转载】   来自:云南教育--中国爨(cuàn)网   阅读

100qd.jpg


20142346yy5k.jpg


AA.gif


lyeqcw.jpg


尚品.gif


768260.gif


cwlq.gif


20142346yy5k.jpg


cww1128.gif


mtin1000900515.jpg


20142346yy5k.jpg

媒体整合:云南三红水西科技有限公司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xgc1.jpg



作者简介

     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生于1975年农历6月,1998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教于云南省陆良县活水乡鲁依小学。耽于沉默,搁于文字。喜阅读,读过许多文字,偏重于教育文学阅读,爱:“涂鸦”,写过许多文字,热衷于教育文学“涂鸦”,曾在《云南教育》、《曲靖日报》、《珠江源》等报、杂志上发表文字作品50多篇,(首),1O万余字。 

    “……同学们,新学期开始,学校将对各班上学期表现优异的学生进行表彰!……”

    校长的讲话热情洋溢,话音刚落,操场上就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念到名字的孩子陆续站到了鲜艳的五星红旗下,他们的手上,随之多了一张鲜红的写满荣誉的奖状,还有一个散发着荣光的薄薄的笔记本。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们的心里,一定泛滥着甜蜜的涟漪。他们得到的,在成人们看来,只是不值一提的秋风中落叶;在他们自己心里,却是重于泰山的无限喜悦和自豪。领完奖,孩子们按高矮秩序整整齐齐地站成三排,等待着合影留念,以记录下这极有意义的永恒的瞬间。

    这时,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地响起来,划破了现场热这时,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地响起来,划破了现场热烈的氛围和恰到好处的宁静。那铃声仿佛就是鲜红的太阳,逗得一盘盘向日葵齐刷刷向日而开。孩子们的目光向铃声响起处聚拢。

    众目睽睽之下,校长拿出手机看了看,就旁若无人地接起电话来。也许是电话那端的某人要求校长记录下什么来。只见校长掏掏身上,拿出一支笔来,又掏掏衣兜,没找到纸,他的目光停在了学生手中的奖品——那本薄薄的笔记本上。

   “近水楼台先得月”,距离最近的我班的梁凤同学成为了“先得月”的“楼台”。校长拿过梁凤同学手中的薄薄的本子,从里面撕下一页,并用这个本子垫着,快速地记录起来。整个会场一片死寂,只能听见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之声。时间显得如此的漫长和刺耳。我注意地看看梁凤同学,她的嘴唇紧紧地抿着,眼里充满了迷茫和不解。不一会儿,记完了,校长的电话也挂了,那个薄薄的残损的笔记本重新回到了梁凤同学的手中,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郑重和庄严。

    这个案例,是发生在多年前学校生活中的一个真实的故事,并非是笔者哗众取宠,为写这篇小文而刻意杜撰。它一直种植在我的心怀,如今也难于真正释怀。案例中,为尊者讳,也为笔者的本意是对事不对人,故隐去了这位校长大人的尊姓大名。案例中,校长的不妥之处至少有三:其一,在表彰大会这样庄重、隆重的场合,不应该让手机铃声响起;其二,闲置那么多的师生枯站着,旁若无人地接听电话;其三,无纸做记录时,没有征询学生的同意,顺手扯下了学生的荣誉(即使学生同意也是不应该的)!

    其实,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把手机调至振动或是彻底关机;比如发现有重要的电话时,可以转移到办公室等地方去接听;比如在发现没有纸做记录时,应该到别处去寻找,去记录;比如……

    可是说这些都迟了,所有的比如都是假设,不该发生的行为不可遏制地发生了。这样的行为究竟伤害了谁?首先,伤害了这位校长的自身形象。试想,老师和学生心中会怎首先,伤害了这位校长的自身形象。试想,老师和学生心中会怎么想呢!其次,伤害了梁凤同学、获奖学生和其他学生和在站的下属们的感情。再次,伤害了学校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神圣的地位。当然,事情伤害的结果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它还削弱了这次表彰大会的效果和作用,直接或间接地伤害了学校的教育教学。

    而如此相似的事例,在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学校生活中,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个案。只要稍加注意,很容易就会发现他的孪生兄弟和孪生姐妹。比如班主任处理学生纠纷和矛盾时的粗暴行为,比如老师在课堂上的一句不文明的语言等。这些不经意的行为,产生的伤害往往会超出我们的预期。当然,教育与其他行业一样,也不是一块无瑕的美玉;学校与其它场所一样,也不是净土一块;教师(包括既是领导又被称作教师的人们)和其他行业的人们一样,也是人间的凡夫俗子。他们也不是圣人,我们也不必强求,再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使是所谓的圣贤们,即使是中国历史上的至圣先师——孔老夫子,也常常被人们诟病。有人批评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在文革中更是被蔑称为孔老二,是名符其实的被打倒的对象!有人质疑他教学效果有限,一生所教,三千学生贤只七十二,而且还没有一个学生能达到他的高度。

   我想表达的是,教育无小事,特别是孩子们的世界,面对的是相对纯净的心灵。作为教育的实施基地——学校,作为教育的基层管理者——学校领导,作为教育教学的实施者——教师,尽可能的纯净些,尽可能的规范自己的教育教学行为,甚至是那些不经意的行为,还是有必要的。


zp1.jpg

作者简介:谢贵冲,男,汉族,云南省陆良县人,小学教师,在《云南教育》《珠江源》《曲靖日报》、云南网、学习强国、曲靖M等媒体上发表过文字作品,著有教育随笔集《心海撷澜》。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