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爨文化 >>历史 >> 陆良暴动:打响滇东武装革命第一枪
详细内容

陆良暴动:打响滇东武装革命第一枪

时间:2021-03-22 09:10:02     作者:张建刚【转载】   来自:陆良M---中国爨(cuàn)网   阅读

100qd.jpg


20142346yy5k.jpg


AA.gif


lyeqcw.jpg


尚品.gif


768260.gif


cwlq.gif


20142346yy5k.jpg


cww1128.gif


mtin1000900515.jpg


20142346yy5k.jpg

媒体整合:云南三红水西科技有限公司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陆良暴动:打响滇东武装革命第一枪

作者:张建刚

       宽阔的陆良坝子,不仅是滇东粮仓,而且是中共云南地下党的革命圣地。但在西桥炸滩疏浚南盘江以前,陆良坝子水患不断,陆凉州是有名的四大穷州之一。因百姓生活困苦,反抗意识强烈,党组织很早就把这里作为开展革命活动的重点区域。

开辟旧州根据地  

      出生在曲靖三宝三百户营的康建侯(原名金耀曾),在胞兄金述之影响下早年到广州投身革命。其兄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后投入滇军开赴广东后转战江西。1928年初康建侯离开江西回到云南,秘密与党组织接上头。

     1928年春节,在昆明求学并创办革命刊物《陆潮》的东陆大学学生程熙文(又名程杲,中共党员,陆良旧州人),利用回家过年的机会向乡亲们宣传“军阀不消灭,战祸不能免”的道理。程熙文的动员,点燃了旧州村马朝亮及其青年伙伴们心灵的火花。

     1928年12月,熊从周从建水调任陆良县长。熊到陆良后,中共云南省临委先后派党员吴永康(吴建德)、王启瑞(王吉辉)、赵光明(杨东明)、康建侯(金耀曾)、徐文烈、丁锡禄等到陆良,他们以城区、马街、三岔河、旧州等地的学校为据点,秘密组织革命活动。

       1929年3月,按照省临委的决定,在陆良县第一小学建立中共陆良特别支部,吴永康任书记,朱光华(曾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俞文侯(后叛变)、杨立人为委员。特支成立后,陆良一小校长朱光华积极活动,在教师和学生中又先后发展汪德生、张秉仁、陈发、毕光星、马如龙等入党。陆良受到省临委的高度重视。

      1929年6月,省临委书记王德三以卖药为掩护,到陆良视察了解当地的民情地理和党组织发展情况,指示陆良党组织的发展不应只局限于知识分子和学生,还应面向农村和社会各阶层。接着,张经辰(省临委常委、宣传部长),李国柱(省临委委员、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等也先后到陆良检查指导工作。根据省临委的指示,中共陆良特支以合法形式,在城乡青年中广泛组织禁烟禁赌会,在群众中广泛传播马列主义,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扩大共产党的影响。9月,省临委书记王德三等再次到陆良检查指导工作,帮助陆良特支制定《陆良工作大纲》。在陆良,王分析了全国、全省及陆良形势,提出要注意反对“左”“右”两种倾向的问题,并指示陆良党组织以城区、马街、三岔河、旧州等地为重点开展工作。同时,将中共陆良特支书记吴永康安排到三岔河小学任校长。康建侯受党组织的委派到陆良旧州小学,以校长的公开身份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

回汉聚居的旧州村,地处曲靖、陆良的交通要道盘江河边,人民生活困苦,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错综复杂。康建侯十分重视民族团结和党的宣传、统战工作。白天,他奔走于南盘江西岸的广大农村,走村串户,进行革命活动。晚上,借用这里的校舍,把各族青年农民组织起来,办夜校读书识字,开展文娱活动,宣传党的主张。一天晚上,他同青年们玩游戏,一边玩,一边大声问:“你们敢不敢干革命?”大家答:“敢。”问:“你们愿不愿跟我走?”大家答:“愿。”问:“你们怕不怕死?”大家答:“不怕。”声音洪亮,情绪高涨,连学校附近的各族群众都经常到学校里看热闹。康建侯还自编歌谣揭露贪官,教育群众。其中一首歌谣是:“贪官手杖八丈长,拿起朱笔坐法堂,装满腰包享清福,讨小老婆盖洋房。”歌词通俗易懂,群众喜闻乐见,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康建侯不但在校内发展革命力量,而且还注意争取地方实力人物到革命队伍中来。受秘密指派,康建侯与程熙文多次到白鹤堡方鹤鸣家里做团结教育工作。最后,方鹤鸣表示愿意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接着,陆良县长熊从周委任方鹤鸣为县团防大队的中队长。并令方部歼灭了明团暗匪、作恶多端的惯匪计明善,还借助方的武装力量与孙渡胞弟县团防大队长孙玉山的武装力量抗衡。

康建侯在旧州村开办平民夜校,马朝亮等年轻人有时也到夜校读书识字,听革命故事,唱革命歌谣。在程熙文的影响和康建侯的教育下,马朝亮进步很快,并逐步走上革命道路。他组织了40多人,加入到实际上为中共陆良地下党掌握的方鹤鸣为首的陆良县团防队中,方鹤鸣部人员壮大到300人。团防队驻曲(靖)西(桥)公路咽喉地带白鹤堡,除暴安良,北与曲靖地霸海中鳌的武装对峙,东与国民党县团防大队长孙玉山的武装抗衡。方鹤鸣、马朝亮及其部属,不抢劫,不扰民,用缴获的武器武装自己,开展革命斗争。

宣传部长两到陆良  

        1930年1月中共云南省委成立后,根据中央指示和省临委扩大会议、省委全会的决议,加强对云南全省各地工作的领导。同时,根据“六大”争取群众、团结群众,巩固工会和农民协会的总方针和“尽可能领导经济斗争以发展工农群众组织”的指示,深入工农群众之中,大力发展群众组织。

随着工作的开展,省委决定在陆良县组织武装暴动,并两次派省委宣传部长张经辰到陆良部署和检查暴动的准备工作。在严峻的斗争中,张经辰机智勇敢,与敌人周旋,外出时巧妙化装,长袍短衫频繁更换,有时还扮成老翁,来无踪去无影,就这样,他多次躲过了特务的跟踪。

1930年春,张经辰第一次到陆良县,对陆良县党组织作了调整,在原特支的基础上,决定成立中共陆良中心县委,书记吴永康,委员王启瑞、赵光明、徐文烈、康建侯,负责县委的日常工作。下属3个支部,城区支部书记王启瑞,三岔河支部书记吴永康(兼),马街支部书记赵光明。具体分工为:吴永康负责东区(三岔河片),王启瑞负责城区(中枢镇),赵光明负责南区(马街片),康建侯负责二区(旧州一带),徐文烈负责六区(老鸦召一带)。

      1930年4月,康建侯发动旧州小学师生声援党领导的马街、三岔河等地学生运动取得胜利。旧州,成了中共陆良地下党的活动根据地。

      1930年5月,张经辰第二次到陆良县,在旧州会议上成立了以吴永康为首的兵委会以组织领导全县的革命武装。这一段时间,由于省委对陆良工作的重视并加强了领导,加之有中共党员熊从周以陆良县长的合法身份掩护党的活动,给党的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因而整个暴动准备工作发展较为迅速。

       中共陆良地下党组织从特支到中心县委,为了团结陆良各族人民,扩大党的影响,建立和发展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根据省委的部署,党的工作以学校为据点,通过公开的合法斗争与秘密工作相结合,上层统战工作与下层群众工作相结合的方法,开展学运、农运和兵运,广泛对青年学生、农民和进步知识分子进行革命思想教育,传播马列主义,发展党的组织。经过充分准备,中共陆良中心县委统一了思想。

      1930年6月,由吴永康赴省汇报,要求迅速组织武装暴动,当时省委书记王德三外出,在昆明主持省委工作的张经辰听取汇报后,认为当前滇军大部分开出省外作战,仅张凤春部留守滇南,陆良暴动时机已经成熟,即代表省委批准了陆良暴动计划,并部署武装暴动占领陆良县城,急袭曲靖,由曲靖地下党组织接应,若是龙云从滇南调军进剿,如果难以坚持,可向滇桂黔边境转移,与广西百色苏区联系,在滇桂黔边境建立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武装斗争,并指示暴动武装暂编为红军第38军,强调做好准备工作,暴动时间由陆良党组织根据情况掌握决定。

组建陆良暴动班底  

       吴永康回陆良后,传达了省委指示,经党组织讨论,把党掌握近千人的地下武装暂编为红军第38军,成立了以县委书记吴永康为首的“兵委会”,吴永康、康建侯、方鹤鸣三人为领导小组成员,所设临时建制有:政治部、军直属部队和三个师一个独立混成旅番号。军长吴永康,政委待省委指派;军直政治部主任保其贞,副主任骆德昌(骆彪)、高荣昌,秘书保维德;军直属部队高培昌、保墨轩;第一师师长康建侯,副师长马朝亮;第二师师长方鹤鸣,副师长陈东祜;第三师师长朱绍庭,副师长徐文烈;独立混成旅旅长殷祖佑,副旅长杨东明。并由政治部负责制作了军和师的军旗、印章等。

      经研究,整个暴动计划时间定于1930年7月3日晚上。暴动部队分两路进攻县城,一路以三岔河为中心,集中召夸、老鸦召和马街的武装,扫除国民党团防大队长孙玉山的地方武装后,作为攻占县城的正面主攻部队;另一路即旧州、白鹤堡的一师和二师,计划由白鹤堡出发,把板桥、旧州地方武装势力扫除后向县城进攻,作为侧面部队与正面部队配合攻城。同时,张经辰还到马街与开明人士杨体元进行接触,争取他支持陆良的革命斗争。城内王启瑞负责组织县初级师范师生及一小、二小两所学校的教师作内应,以卷左裤脚为暗号,口令是问“暴”答“动”。

      县委制定的武装暴动具体方案秘密传到张经辰手中后,张经辰及时向省委书记王德三作了汇报。王德三叮嘱张经辰要把军事行动布置周密,特殊情况不用汇报,立即决断。

陆良暴动组织者,大都经历了艰苦的革命考验。

       王德三,云南祥云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州黄浦军校政治教官,1927年被党组织派回昆明,任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书记,历任中共云南省特委书记、中共临时云南省委书记,发展和壮大了中共在云南的党组织。1930年1月,当选举为中云南省委首任书记。1930年11月,因叛徒出卖被捕。12月31日,王德三被枪杀于昆明,年仅32岁。

       张经辰,云南禄丰县人,1903年10月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张经辰被组织派到苏联学习。 1929年春回云南工作,历任中共云南省委委员、省委宣传部长、代理书记等职。1930年被捕,12月31日被反动政府杀害,年仅27岁。

      吴永康,会泽县小乌龙村人,1924年考入云南省第三师范学校,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省临委派吴永康到陆良第一小学任教,后调往三岔河小学任校长,1930年陆良暴动任暂编红军38军军长。

     康建侯,曲靖三宝人,1923年就读于昆明成德中学,1926年在广州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省临委派其到陆良旧州小学任校长,以校长身份作掩护开展革命工作,1930年参加陆良暴动并任暂编38军第一师师长。

      方鹤鸣,陆良板桥白鹤堡人,青年时投入滇军胡若愚部,后因作战勇敢升为营长。1927年滇系军阀混战,率陆良籍士兵回乡。1929年,熊从周县长委任他为县团防大队中队长,1930年陆良暴动时为“兵委会”成员,并担任暴动部队暂编38军第二师师长,暴动失败后被叛徒杀害,年仅31岁。

       第三师师长朱绍庭,早先由中共地下党员徐文烈统战争取过来,但意志不坚定,战斗不积极,后妥协变质。1930年春,省临委对陆良党组织作调整时,建立了中共陆良中心县委,徐文烈为委员,负责六区(老鸦召一带)的工作。徐文烈在召夸、老鸦召一带秘密组织发动了由青年农民和学生组成的50多人的革命武装,还对小者黑的分团首朱绍庭做统战工作,争取人枪二百多。同年5月,省临委批准陆良武装暴动计划时,徐文烈力荐朱绍庭当师长,却看不准他的本性。

徐文烈,宣威板桥人。陆良暴动失败后,徐文烈转移到昆明。1935年4月,红九军团进驻宣威板桥,徐文烈参加红军,参加多次战斗;抗战爆发后1937年9月,徐文烈调八路军120师工作,英勇作战,善于指挥;解放战争期间,担任多个重要职位指挥作战;1950年10月25日,徐文烈率五十军入朝作战,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和渡海攻岛作战。1954年2月,徐文烈奉调回国,协助刘伯承等领导南京军事学院的工作,任学院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他被中央军委授予少将军衔,获一级解放勋章、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各一枚。1959年12月,他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秘书长。1976年12月含冤去世,享年67岁。这是后话。

打响陆良武装斗争第一枪

      1930年7月3日晚,陆良暴动按计划推进,暴动部队兵分三路。

     旧州、白鹤堡一路,由第一师、第二师的师长康建侯、方鹤鸣率领,首先摧毁了敌板桥公安分局,在河边乱葬岗(原板桥卫生院西侧)枪毙了局长卢永庆等四人,随后奔袭旧州敌分团首李兰亭的老巢,马朝亮、陈东祜冲锋在前速战速决,击毙了李兰亭,首战告捷。他们急行军20华里,到城外普济寺、大泼树一带等待三岔河一路的正面攻城部队前面汇合,以便里应外合,占领县城。

      三岔河一路,由军长吴永康指挥军直部200余人武装,天黑进入埋伏地,包围了孙公馆,当时县团防大队长孙玉山的住宅(孙崑,字玉山,是当时任龙云的参谋长孙渡的胞弟)。吴永康派侦察员陈玉才两次侦察,发现敌人毫无戒备,静待马街、老鸦召的武装会集后,准备行动。然而一个意外插曲打乱了阵脚。三岔河一个外号叫“鸡司令”的惯偷,恰好在当晚邀约了一伙人抢窃曲靖商人停泊在城东盘江边关圣宫的黄豆船,商人急忙到孙公馆报案,团防大队长孙玉山吹哨紧急集合武装人员出动往盘江赶去,暴动部队一时弄不清实情,误认为暴动机密泄漏,敌已有准备,吴永康等研究认为敌人武器精良,并弹药充足,硬打就要吃亏,决定停止行动,分散回原地听候通知。由于判断错误,没完全弄清敌情,错失战机,前期精心准备落空,计划被打乱。

独立旅留在县城做内应,待一、二路完成任务后到普济寺汇合。城内部队做了充分休整,准备随时接应攻城主力。陆良城分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并设有钟鼓楼,任何一方有响动,在钟鼓楼都可瞭望并发出攻守信号。当天王启瑞、郑明昌、罗宗祜、张镇枢以县师范学校碾米为由,拿到了城门钥匙,通夜半开东门。天黑前,城防负责人跟往常一样,派当天值守城门的人作了巡查,按时打更报平安。李希白(李子坚)派亲信张秉仁、黄德名、何汉名持械把守南门,并派人察看了团防总局、公安局,均无戒备,汪德生等二十余人准备了大量的手电筒,等待两路会师的攻城部队到来。

      南区马街方向的赵光明、殷祖佑等人组织民间马帮武装80余人准备战斗,但未接到信号,悄悄解散,隐蔽下来未暴露踪迹。

      旧州、白鹤堡一路在指定地点焦急等待主力部队,但始终不见三岔河方向的武装力量出现,一时又联系不上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潜伏下来,在普济寺等到快天亮时都没有等到东路部队的踪影,估计出了问题。东路军判断失误,仓促解散,错失良机,消灭县团防大队长孙玉山武装的任务未能按原定计划完成,因而两路暴动武装未能汇合,致使暴动失败。等到天快亮时,方鹤鸣、马朝亮当机立断,绕城而过,毅然指挥300多人的暴动武装拉上白鹤堡后山隐藏起来,后又北撤离开陆良坝区,向磨盘山转移,进入牛头山区。

陆良暴动尾声  

       由于暴动缺乏经验,指挥失误,陆良暴动失败,部队撤退离散,白色恐怖笼罩着陆良。曲靖县长段克昌闻讯,星夜派人上省城禀告龙云称:“共党在陆良暴动,请主席发兵进剿。”龙云电询熊从周,熊接电后沉着应付,随即复电:旧州事件系私人仇杀,限一星期办毕俱报,不必兴师动众。熊从周被迫表面奉命缉拿起义领导人,实则把省临委派来的党员干部王启瑞、徐文烈等秘密送出境;对于康建侯,表面上公开悬赏捉拿,暗地保护转移。康建侯等经曲靖、昆明安全转移到麻栗坡、马关、西畴等地,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革命活动。熊从周在会同省府陪审官公审几个被俘农民时,只牺牲自称参加暴动的个别农民,竭力保护参与和拥护革命人员,不承认参加暴动的以证据不足立即释放。接着,熊从周以“无名散匪假借共党之名,行抢劫报仇之实”上报,机智果断地解决了武装暴动的善后问题。

       1930年7月18日,孙玉山亲自指挥县团防大队和南区、西区、北区3个联防团队1000余人,配合曲靖、马龙、沾益等县地方团防队2000余人,前往牛头山区“兜剿”暴动队伍。暴动队伍在红石岩、滑泥坡等地多次与敌激战,先后毙伤敌10余人。经过一个半月的较量,终因兵力、武器悬殊过大,暴动部队被冲散。方鹤呜同少数人脱险后在磨盘山农民的田坊里休息。方鹤鸣过去吸过鸦片,在山区辗转躲藏多日,又犯烟瘾,呵欠连天,困顿不堪。混入部队的反动族长方茂图(方斋公)怀有异心,他假装去为侄儿弄烟土,悄悄与方绍堂(外号“猫脸”)密谋,乘方鹤鸣熟睡之机,指使方绍堂用大石头把方鹤鸣残忍砸死。主要指挥员方鹤鸣及战士10余人壮烈牺牲,4人受伤被俘。方茂图(保董)得手后欣喜若狂,他藉此赶往县政府向熊县长讨好请功。熊县长听完方茂图喜形于色的报告,心里对这种背叛子侄邀功请赏的奸诈之徒痛恨至极。一番讯问后,熊从周借口“倡乱者应陪杀,拉出去走走过场”,暗令执法官坚决处死杀害方鹤鸣的凶手。枪响处,首先倒下的就是这个叛徒。方茂图到死都不明白熊县长的底细。原来,这一切都是中共地下党员熊从周坐镇指挥,事先布置好的除奸行动。

       在山区失去统一指挥的情况下,马朝亮、陈东祜等各自为战,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周旋,浴血奋战中,被敌人全部打散,各自突围脱险。在极端危险和困难的情况下,马朝亮带领少数武装隐蔽牛头山区,积极保护革命力量。其间,马朝亮曾组织攻打过旧州保董李介藩的住宅和车马堡乡公所,不断给反动武装袭扰和打击。

       在省委领导下,陆良举行暴动的同时,宁洱、墨江、东川(会泽)等地的暴动也在准备之中。 然而,在1930 年底,因叛徒告密,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的主要成员相继被捕,革命陷入低潮。

陆良暴动,震撼全省。这次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它为云南人民的革命斗争树立了榜样,也为后来陆良党组织的建设,革命力量的发展壮大准备了人才。但暴动也激怒了反动当局。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以策划暴动为名,下令将5月抓捕的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刘平楷,军运负责人张舫秘密杀害于昆明模范监狱。

      陆良暴动打响了滇东武装斗争的第一枪,是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开展武装斗争的一次尝试,它震慑了反动统治集团,播撒下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火种,为云南党组织早期武装斗争提供了宝贵经验,在云南革命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单位:中共曲靖市委办公室机关党委)

通联:655600云南省曲靖市文昌街67号曲靖市委办公室  张建刚

联系电话:13988942588

邮箱:1468701634@qq.com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客服
- 客户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