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爨文化 >>文化 >> 【作品赏读】杨蕾璇的诗
详细内容

【作品赏读】杨蕾璇的诗

时间:2023-11-11 17:29:13     【转载】   来自:遐客岛--爨网   阅读

cbwj.jpg


1676974956166020.jpg


横幅广告.jpg


横幅2.jpg



lwsc.jpg


tlgg.gif


rs.jpg

媒体整合: 陆良其乐融融广告有限公司

广告招租:138 8746 6711    135 1878 0782

法律顾问:保会阳律师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15108699922

杨蕾璇的诗

  杨蕾璇,云南曲靖人,现居昆明,偶有作品发表于各级刊物,收录于多个选本。

芦丹氏孤女

种薄荷的少女
用一种气味掩盖一种气味
用一种敌意对抗一种敌意
用一种赤裸包裹一种赤裸
用一种厌倦敷衍一种厌倦
用一种破碎弥补一种破碎

当熊熊的火焰再次燃起
当一波虚无盖过一波虚无

她即将破碎,但她依旧完整

 

十四楼窗口

三十二楼的人还在
楼梯间做第一百六十一次康复保健
他把手抻成了婉转的弧线
七楼的被子拿出去晒了么,十月的暖阳
试图过滤旧日的霉灰,钢筋水泥垒起的高度
把我们举起又放下,小城的摩登
被交通网压缩成规矩的面膜
敷一些白的,黄的,粉的花朵
他们围在这栋楼的周边
去呼应一条无限延长的射线
那件枣色针织衫下面的蓝短袖,很扎眼
“他会冷么?”耳背的人没听清
撸一把头顶回应我,“别担心,谁都跑不掉”
银杏叶子长成窗外的朦胧
黄一点点,绿一点点

 

薛定谔的猫

庆幸于凌晨三点零五分窗户外张牙舞爪的风
庆幸于一个不安分的翻身造成一个小小的喷嚏
庆幸于醒来,让梦境还没来得及变坏
庆幸于今晚所有的未命名、自定义……
让想象力,衍生出数倍的涂抹力、渲染力、修改力
可庆幸之事十之有九,只一样不幸——
 
写诗的人失去了想象力,只能恨恨地撕掉这几句
备忘录的空白,比秋老虎还要凶狠

 

常规叙述

每天我至少路过两次的斑马线
地下通道和深浅莫测的水洼
这些事物总叫我想起我的诗人朋友们
触景生情的教诲。他们或许希望我
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柯尼斯卷毛猫
这样我会免于鼻炎的困扰
或者,我可以买一些土培植物
以便于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世界,正以光的速度从我头顶飞掠
在这儿我只结识了一位引导交通的老头
他衣着笔挺,手势无聊
反复指引我撞进闪亮的人潮
融入一场炮仗花的盛大

 

香薰蜡烛

从夜市摊上带回的栀子芬芳
雪松木质,以及难以名状的东方调
麝香,没人敢断言它们有毒还是无害

这是点必要的光,用以照亮生活的局部
当肉桂和蓝风铃的火舌在黑夜中完成
摸索,便顺带着造下了第一个抚慰

人们脆弱心灵的迷幻花园
蜡烛已排成整齐的纵队,为被抽检
我势必要点燃这滚烫的热泪

 

乱章

很多年以后我戒掉了甜食,
消瘦得只剩下骨头
簇拥着空空的欲望,却依旧会犯下
诸多的过错。人们投鼠忌器,不再去责怪
一具老朽的肉身,曾空虚,也曾满溢。

很多年以后我中和了所有的品性
都将被死亡瓦解。我再也不说自己热爱荒原
再也不做任何辩解。我穷尽一生的
我,只能被自己消灭。

很多年以后我原谅了自己,我想要真正的快乐
于是抛掉了所有快乐的缘由。万事万物都正在忘却
我和爱人也得到了相互的首肯
从此水只生长在眼眶外面
我从倒影中翻阅每一张陌生的面孔。

他们只是我,一面在酣睡中赤诚地互抱
一面在分崩离析,死不瞑目,
永恒地对峙……
他们都是我,在很多年以前
占山为王,彼此挑选
共同组合成一段错乱的排比……

来源:遐客岛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3887466711
13518780782
客户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